熱門文章
新會員第一本免費,小編教你如何兌換!
發表時間:2016-10-03

「HyRead中信卡友讀享樂」送給每位新....

全台80萬金融人 不變身就淘汰
發表時間:2016-01-20

圖片來源:周書羽 從「威尼斯銀行」....

產官學都漂亮轉身,就靠兩個字

發表時間:2016-10-05 點閱:797
Responsive image

109天,是前行政院院長張善政擔任馬英九政府與蔡英文政府交接期「看守閣揆」的日子。他在任內遇到霸王寒流及台南206震災等天災人禍時,不因即將交棒而擺爛、兢兢業業巡視地方的身影,被冠上「暖男」封號,更以56%高民調告別政壇,留下漂亮的下台身影。張善政以教授身分轉戰科技資訊業、再踏入政治圈的26載,轉職經驗看似都像離開政壇一樣漂亮;但鮮少人知道,他曾因不滿公司,差點一走了之,變成NG離職者。他接受《Cheers》雜誌專訪,首度道出那段小插曲以及他的職涯哲學。
「因為我離職很多次嗎?哈哈哈!」前行政院院長、現任台灣大哥大基金會董事長張善政,在基金會的辦公室接受採訪時,一開口就不禁大笑。他自嘲,因為轉職很多次,最適合聊「漂亮離職」。

確實,一般人多半因張善政2012年放棄Google的高薪,出任行政院政務委員後,才開始認識他。但在這之前,他其實是學界、業界和政界都經歷豐富的跨界人才。

 

今年62歲的張善政,在1991年從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教授,轉任國家科學委員會(現為科技部)國家高速電腦中心主任。2000年被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挖角,任職宏碁電子化事業群副總經理,2010年跳槽到Google當亞洲營運總監。

 

2012年,張善政擔任行政院政委後,陸續接任科技部部長、行政院副院長,今年2月臨危受命,當了109天行政院長,他雖自嘲是「安全下莊」,但漂亮下台的身影,卻讓民眾津津樂道。

 

過去常利用假日當「一日農夫」、在花蓮縣壽豐鄉買了農地的張善政,才剛步出行政院打算開展務農生活,新工作就不斷找上門,包括台哥大基金會董事長、國家生技醫療產業策進會會長等,連老長官施振榮都邀他擔任智網聯盟總網會長。

 

每個轉身、致謝到步下舞台的身影,張善政宛如在體操場上獲得滿分的選手,總是贏得高度評價和掌聲。這當中的智慧是什麼?

 

事實上,張善政也曾經像許多不滿公司的員工,一度在工作中氣得想直接走人,差點在離職的紀錄本上,劃上不及格的符號。

 

誠實——有不滿也不撕破臉的關鍵字
他回想,2000年3月,第一次受施振榮邀請,到宏碁電子化事業群(現改為電子化服務事業),籌設建造龍潭渴望園區。「不瞞你說,我曾經有一個時候因為不爽,很想離職, 」談起當時情景,張善政仍歷歷在目。他說,在宏碁的某一年,他曾因為不滿公司的某些政策,氣得跳過主管,直接上告施振榮:「我不爽,我要離職了!」

 

施振榮雖然意外,仍耐心安撫張善政:「相忍為國、相忍為國。」談起當年一時氣憤要走人,還越級上告,張善政顯得有點不好意思,但他認為,自己用工作表現贏得尊重,既然對公司有不滿,就應該讓老闆知道。

 

有話直說的作風,雖然差點讓他演出掉頭走人的戲碼,但他冷靜思考後,接受施振榮慰留,並沒有撕破臉。在宏碁的10年間,和電子化事業群總經理萬以寧一起打拼,培養出極佳默契。

 

今年9月24日,他跟施振榮在宏碁40週年高階論壇上對談創新創業,施振榮說起這位昔日老部屬,仍是豎起大拇指:「張善政從學校出來,到業界又成功,這種人才很少見。」

 

張善政笑稱,他從不巴結長官,才能在離開宏碁後,還能獲得施振榮好評。聽來像是玩笑話,但仔細檢視,「誠實為上策」確實是張善政貫穿企業、政壇兩段職涯一路走來的哲學。

 

曾和張善政共事2年多的前政務委員、律師蔡玉玲說,張善政有典型理工人的個性,「他講話很直接,將部屬當朋友。」蔡玉玲認為,因為他態度真誠,才能對上、對下都維持好關係。網路媒體《上報》記者唐筱恬也有同樣的觀察,張善政會仔細回答記者每個問題,不擺架子也不打官腔。

 

被挖角,會讓公司「做好準備」
2009年底,Google看中張善政的能力,想挖角他當亞洲營運總監。恰巧當時張善政也認為公司制度已成熟,到了該換跑道、激發新創意的時候,這次轉職就不是情緒使然,而是深思熟慮後的結果。

 

一般人面對業界挖角,因為關係敏感,可能選擇先隱瞞,先談得差不多,再告知老東家。但當主管發現自己最後一個進入狀況,連慰留都來不及時,輕則當下有微詞,重則覺得被欺騙、背叛,從此埋下心結或撕破臉。

 

張善政不這麼做,他選擇誠實告知:「我和Google接觸時,就告訴萬以寧了。」連請假到美國加州矽谷的Google總部面試,他也不隱瞞行程,希望公司有心理準備。

 

儘管萬以寧時常問張善政:「和Google接觸得怎麼樣?會離職嗎?要不要再考慮一下?」但張善政不辭辛勞飛到美國面試,只睡一晚就回台灣,用行動展現轉職決心。凡此種種,萬以寧都看在眼裡,到後來即使再多不捨,也只能放手。

 

「我對宏碁心存感激,」確定轉戰Google後,張善政特地向施振榮道謝。而這也悄悄埋下6年後,施振榮推薦他當智網聯盟總網會長的因緣。

 

至於2012年向Google道別,踏進政治圈,這一回就沒有太多醞釀時間。當時的行政院長陳?說服張善政放棄千萬年薪,改當年薪300萬元的政委,只有3天考慮期。既然心意已決,張善政知道,最好的方法就是趕快讓所有人做好準備,大家才都能展開下一步。

 

當年1月底,Google全球資料中心營運主管維塔利.古達涅慈(Vitaly Gudanets)首次巡視亞洲,第一站抵達台灣,接到的不僅是業績報告,還有張善政的口頭辭呈。「我第一次來,你就要離開!」張善政記得很清楚,被稱為「維大力先生」的主管神情失落,不太能接受此事。

 

張善政曉得亞洲營運總監尋才不易,但他不斷說明自己的想法,之所以想進政壇,目的就是想改善政府與企業間的溝通品質,讓企業有更好的發展環境。在此前提下,古達涅慈終於點頭,向香港員工宣布:「你們的主管要離開了。」

 

古達涅慈回國前,只問了張善政一句話:「政治很複雜,你處理得了嗎?」離職後,他也常寄信關心:「若到美國出差,可以再聊一聊。」兩個人的情誼,並未因張善政的堅持求去而中斷。

 

離開的答案,應該是讓自己更好
回想自己幾段抉擇中的心路歷程,張善政話鋒一轉,談起本來是台大教授,後來改當一年一聘的國科會高速電腦中心主任。「我如果繼續當教授,10年前就可退休了,」張善政說,他當時很清楚,帶領高速電腦中心是「興趣」,離開校園的時候,自然抱的是愉快的心情。

 

換言之,「和主管處不好才離開,是下下策,」張善政建議,一旦知道自己想轉職、不適合現在的工作,提前告知主管:「我在這裡已經發揮到極限,到其他地方會更好。」好聚好散才是離職的上上策。如果等到跟主管心存嫌隙時才要走,勢必鬧得不愉快,就難有美學可言。

 

小到個人換跑道,大到順利完成政黨輪替、職務交接,張善政的「離開」從不是句點,而是另一個新頁的起點。而他當年所寫下的美學篇章,至今也仍在延續發酵中…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