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文章
新會員第一本免費,小編教你如何兌換!
發表時間:2016-10-03

「HyRead中信卡友讀享樂」送給每位新....

全台80萬金融人 不變身就淘汰
發表時間:2016-01-20

圖片來源:周書羽 從「威尼斯銀行」....

大膽越限 就能做大事

發表時間:2016-04-21 點閱:857
Responsive image

勇敢越限,不是漫無標的地隨處嘗試;走不同的路,也從來不是標新立異。在沒有標準答案的時代,找到熱情所在,專注當「全世界的唯一」。

你,絕對可以做大事。揚名世界的服裝設計師吳季剛,有個在雲林經營豬肉分切廠的哥哥吳季衡。南轅北轍的人生,一樣的勇敢越限。

吳季剛不見容於台灣教育環境、遠走海外之後,奮力突圍而熠熠發光;吳季衡則讓藝術從最不可能的肉品分切廠裡長出來,翻轉台灣傳統農業印象,成為美國康乃爾大學農學院的年度研究教案。

與吳家兩兄弟類似的例子,這兩年紛紛冒出頭。和前些年台灣的氣氛比較,已經有微妙的改變。

無可否認,過去幾年,由於內外環境均不利,台灣內部彌漫著一股強大的負面情緒,這股情緒排外仇富,一根火柴便能點燃飽滿欲炸的怒氣和怨氣。

「我不想出去跟全世界競爭,最好也關起門不讓別人進來,」和友人合夥在台北市伊通街開了一家茶飲店的小蒔(化名),解釋她最後決定開茶店的心態。名校設計系畢業後嘗試過手作飾品自售,卻敵不過滿街進口貨。

當問起改開茶店有獲利嗎?「還好是家裡出的錢,」她搖搖頭又吐吐舌頭說勉強打平而已,「但我還滿喜歡的。」

屋外風急雨驟,至少家裡溫暖舒適,有小而確定的幸福。這是過去好長一段時間的台灣。在這種氣氛下,多的是偏安一隅的年輕人。

「我家阿勇在英格蘭讀冊,」方士勇(化名)的母親十七年前這麼講時,語氣是驕傲的。兒子還特別交待她,向外人說起時,要說「英格蘭」比較精確。

阿勇是世居花蓮縣富里鄉的方家第一個大學生,考上大學那一天,賀客盈門。「伊卡優秀,」成了之後好多年,父母逢人便笑瞇了眼,掛在嘴邊的話。

方士勇是家裡第一個學士,也是第一個碩士、博士。研究所畢業後,他在台北謀職不順,回到花蓮,賦閒在家了兩年,興起去國外念書的念頭。這一念,一路念了十多年,回台後又窩在家裡。「他就是不願意出來工作啊,我姑姑拿他也沒辦法,只好說反正家裡也不少他這一口飯,」阿勇的表弟嘆。

北部某私立大學商學院的課堂上,一位分別從美國、歐洲名校取得MBA與社會學博士學位的年輕助理教授,面對提問就業方向的大四學生,竟一時語塞。

「老師,我們念的是國貿,可是我認識的幾個系上學姊,一個在當空姐、一個在當總機、一個在餐廳上班、兩個當行政,做的都跟國貿沒關係。除了空姐,她們現在薪水都不到三萬。」

「老師,我還有五十萬的學貸要還,你常說不要怕競爭、不要放棄夢想,但我不知該繼續打工、貸款,考上好的研究所,還是乾脆認命先找工作?」

這位不願具名的助理教授對《天下》記者感嘆地說,「我不是因為想不到鼓勵同學的話,而是想到自己。」

其實,今年不到四十歲的他,興趣是社會心理學。半工半讀加上獎學金,在英國花了四年取得博士學位後,一心想回台貢獻所學,但現實情況是,理想中的大學不是沒有缺額,就是沒有「關係」。迫於經濟壓力,他也只能用七年前的美國MBA學位,先謀得一個商學院教職。

「我當然深知台灣產學落差大,學非所用是常有的事。現在少子化,再過幾年我的科系、學校都可能裁編或消失,」他的語調轉為尖銳,「但你告訴我,我要怎麼告訴眼神閃閃發亮的學生,其實老師自己也是個看不到未來的魯蛇(loser)?

也許是物極必反,台灣這兩年已經感受到有一股「向小確幸說不」、「我就不相信會輸人」的反轉向上氣氛正在醞釀。這股氣氛,在《天下》子網站《換日線》看得最清楚。

「我從來不相信台灣人才會輸給世界,」吳季衡說,是台灣cost down(節省成本)至上、結構失衡的大環境,埋沒了人才。

「在台灣,當然能做大事!」沛星互動科技執行長游直翰在美國創業、又把公司搬回台灣,他證明了,以台灣為新創據點,一樣可以做全世界的生意。

鼓起勇氣往外闖蕩的人也多了,根據一○四人力銀行的統計,最近三年到海外工作的人增加了七%,東協年增率更高達八.四%。各種社群媒體上,到各國闖蕩的年輕人組成的社團,每天也都有人上去詢問工作機會。

從數字來看,大學延畢和念完直接念研究所的比率也開始降低,「先找工作比較重要,在學校裡多躲一年,就多落後一年,」就讀國內私立大學資訊系四年級的陶映如說,她決定不考研究所,因為學歷愈高,工作愈難找。

主計總處的統計則顯示,台灣「高學歷等於高失業率」的現象,早已是血淋淋的事實。據統計,近八年來大學學歷的失業率不僅連年破五%,遠高於整體台灣失業率平均;過去十年來,更有九年居所有統計類別之冠。

就算不出去競爭,未來也會有機器人來搶你的工作。

今年三月,AlphaGo對決頂尖棋士李世?的「世紀對決」,結果AlphaGo以五戰四勝,大敗李世?。但人們後續討論的,不是對科技進步的讚嘆,而是一種近乎不安、恐懼的情緒──機器人(或人工智慧)有一天會取代人類嗎?

傳統「職業」被新科技顛覆、取代的趨勢,早已加速發生。場景來到美國矽谷。來自台灣、任職於當地知名新創企業,擔任中高階主管的Sandy,正在電腦前不眠不休地進行老闆交辦的重要專案──把她領導的整個部門,在兩年內全部自動化。

「換言之,我正很努力地把一年後的自己給裁了,」筆名「北加路人」的Sandy,在《換日線》專欄中寫下心境:「世上有這麼諷刺的事,自己葬送自己未來的工作?但我要不做,老闆也會抓著別人要他們做。高科技帶給我們的究竟是進步,還是綁著失業?

物聯網、大數據、自動化、人工智慧、FinTech……,種種新名詞,帶來的是惶恐、無奈、焦慮不安。它們代表著愈來愈快汰舊換新,以及產業、專業到職業的重新再定義。

在世界急遽變化的大環境下,《換日線》看到許許多多的年輕人,他們不甘被焦慮控制,努力在全球各地各領域奮進突圍。